大步向前走
她转移开话题道:“陛下,契苾将军伤口结痂了。”皇帝就松了一口气的模样,扭头和古忠道:“记下此事,傍晚用饭前朕要去看望一下契苾将军。”满宝没给皇帝开药,是药三分毒,劳累过度最需要的是休息。 大郎总觉得有点儿不对,感觉老娘是故意支开他的,当然,这话他也能悄悄和小钱氏说。 钱氏却拉过满宝,点了点她的额头道:“你呀,别听见什么故事都真,你来婶儿喜欢我,不喜欢你爹,说的不免有些偏,你听听就行了。”满宝就问,“那爹是什么样儿的?”“你爹什么样儿你没眼看呀,”钱氏声道:“你自己看见的,要比耳朵听到的更真吧?而且就跟你爹住在一起,难道别人知道的要比你还真吗?”满宝就羞愧,道:“这就是先生说的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吧?”满宝跑过去拉着老周头的手,一脸歉疚的道:“爹,我对不起你”“啥啥啥,啥暗,啥明?”“偏听则暗,兼听则明。”老头很干脆的道:“没听懂,反正你就要记着
欧美剧推荐